ASLAN Pharmaceuticals

你將離開這個網站
理解
候選藥物
探索發現
臨床前
第一期
第二期
樞紐
樞紐

全球授權

Varlitinib(ASLAN001)泛HER抑制劑
膽道癌 (二線)

2019年初完成受試者收案

2019年取得初步臨床試驗數據

胃癌

第二期試驗初步臨床數據 - 2018年第四季

膽道癌 (一線)

期中數據 - 2018年第四季

ASLAN003DHODH抑制劑
急性骨髓性白血病(血癌)

期中數據 - 2018年第四季

ASLAN004IL-4/IL-13受器抑制劑
異位性皮膚炎

2019年上半年完成單一劑量遞增試驗

氣喘

合作夥伴產品計畫

ASLAN002RON/MET抑制劑
實體腫瘤


2017年8月,亞獅康針對第一線胃癌啟動varli nib第二/三期臨床試驗。於2018年8月完成二期試驗52名受試者收案,預計於2018第四季取得二期初步臨床試 驗數據。(淺藍色實線部分表示進行中的試驗包含第三期,不計畫進行單獨的第三期臨床試驗。)

Varlitinib

樞紐

強效泛HER抑制劑,於膽道癌與胃癌進行樞紐試驗

更多關於Varlitinib的資訊

ASLAN002

第二期

於胃癌及乳癌進行開發之RON與MET抑制劑

更多關於ASLAN002的資訊

ASLAN003

第二期

有望成為同級首見用於急性骨髓性白血病的DHODH抑制劑

更多關於ASLAN003的資訊

ASLAN004

第一期

抗白介素-13受體α1之全人源單株抗體,可抑制IL4和IL13訊息傳遞

更多關於ASLAN004的資訊

治療領域

亞獅康鎖定在亞洲盛行以及在歐美為孤兒病的疾病。

膽道癌 乳癌 胃癌

膽道癌

每年在亞洲約有20萬起膽道癌新增病例,其中有高達14.5萬起發生在中國,另外在美國則約有1.26萬起新增病例[1]。膽道癌的五年存活率低於10%,且在過去20年來,與此疾病相關的診斷與治療結果之進步相當有限[2]。

膽道癌包括了肝內型與肝外型膽管癌、膽囊癌與瓦特氏壺腹癌。雖然膽道癌被視為是肝癌的一種亞型,但已被核准的肝癌治療方式並不被允許適用於膽道癌。目前在全球膽道癌並沒有被核准的標靶治療方式。

大約有35%的病患經歷過手術切除,但往往復發率高,約有50%-60%的病患會再次復發[3]。晚期病患通常採取化療。一線治療較常被使用的是雙藥療法-合併使用gemcitabine與cisplatin,此種治療方式的反應率為26%[4],整體存活期是11.7個月[5]。

造成膽道癌的特殊路徑尚未被辨識,不過,從近期日本與中國的數據上顯示,約有70%的膽道癌腫瘤的HER家族有過度反應的狀況,其中又以HER4的反應最大[6][7]。

亞獅康相信varlitinib有潛力成為第一個被核准用於膽道癌的藥物。

[1] Edison Investment Research. 2016. Novel treatments for worldwide unmet needs, surveying Randi et al (2008). Epidemiology of biliary tract cancers: An update; and Bridgewater et al (2014). Guidelines for the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of intrahepatic cholangiocarcinoma. [2] Anderson CD, Pinson CW, Berlin J & Chari RS.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cholangiocarcinoma. The Oncologist, 2004:9:597-598 [3] Bridgewater J et al. Guidelines for the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of intrahepatic cholangiocarcinoma. J Hepatol (2014), http://dx.doi.org/10.1016/ j.jhep.2014.01.021 [4] Supplement to: Valle J, Wasan H, Palmer DH, et al. Cisplatin plus gemcitabine versus gemcitabine for biliary tract cancer. N Engl J Med 2010;362:1273-81. [5] Valle J, Wasan H, Palmer DH, et al. Cisplatin plus gemcitabine versus gemcitabine for biliary tract cancer. N Engl J Med 2010;362:1273-81. [6] Yang X et al. Chracterization of EGFR family gene abberations in cholangiocarcinoma. Oncology Reports 2014; 32: 700-708 [7] Mitsunaga S, Kojima M, Ikeda M & Ochiai. Membranous expressions of ErbB family in biliary tract cancer.

乳癌

在2012年,乳癌在亞洲與美國分別約有230萬與100萬的病患,其中各約有5%為轉移性乳癌[1]。

轉移性乳癌的五年存活率為26%[2]。約有20%的病患腫瘤為HER2擴增,這些病患通常會於一線治療使用抗HER2單株抗體Herceptin與pertuzumab,之後則在二線治療採用ado-trastuzumab emtansine[3],三線治療則是使用HER1/HER2小分子抑制劑lapatinib加上capecitabine。

[1] Globocan 2012. http://globocan.iarc.fr [2] ASCO Cancer.Net [3] Wolff AC et al. Recommendations for human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2 testing in breast cancer: 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/College of American Pathologists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Update.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; 31: 3297-4013. DOI: 10.1200/JCO.2013.50.9984

胃癌

在2012年,胃癌是全球最普遍的癌症當中的第五大,並是致死率第三高的癌症[1]。胃癌最好發於亞洲,有120萬的病患,其中有約59萬位病患在中國[1];其在美國與歐洲分別約有3萬與19萬位病患[2]。胃癌的五年存活率低於20% [3]。

多數胃癌病患在早期並無癥狀,此造成了早期診斷的延誤,也因此多數病患在被初次被診斷出罹癌時已是晚期。手術切除目前仍是侷限型胃癌主要的治療方式,惟僅有不到50%的病患患有該類型胃癌[4]。在轉移性的狀況中,包括FOLFOX、XELOX、cisplatin/capecitabine或cisplatin/5-FU等以含鉑類與氟尿嘧啶為基礎的化療是標準治療方式。

近期研究發展已顯示HER家族受器在腫瘤增生的角色。我們相信varlitinib可以有效治療非因HER2擴增、而是由HER1和HER2共同表現之腫瘤的胃癌。關於HER1和HER2共同表現的胃癌尚未被詳加佐證,但根據由南韓與日本合作機構針對胃癌腫瘤的流行病學研究顯示,推估最多有40%的胃癌腫瘤有HER1和HER2共同表現之特徵。

[1] Globocan 2012. http://globocan.iarc.fr [2] Bray et al. 2013. Estimates of global cancer prevalence for 27 sites in the adult population in 2008. [3]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.  https://www.cancer.gov/types/stomach/hp/stomach-treatment-pdq#link/_167_toc [4]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. https://seer.cancer.gov/statfacts/html/stomach.html